2018世界杯投注网

时间:2016-10-08 14:59来源:未知 作者:zhubian 点击:

  “老秋”其实并不老,对于单个季节来说,只是来得有些晚而已,对于一岁甚至更长时间来说,也不过是一段极其细微的过渡罢了。

  老秋与初冬并不能明显的辨识,也是不必要的。倘若非要拿日历来说事的话,那就只能另当别论了,且这别论真有刻意破坏气氛之嫌,极不容易生出的零星矫情被惊得落荒而逃,消解了感时伤世的心意,秋不怨人也要怨了。若肯类比,竟是如何玩过了童年、爱过了青年、斗过了中年、静过了老年,人定是不能明白的,不明白也好,落叶的离开便是披着一身潇洒。

  老秋送来的不是满心的凉意,而是裹了一身寒冷。寒冷舔过皮肤、钻透筋骨,才翻然一悟,冬天已借着秋势招呼众生了,回过味来,便便是一阵凄凉意。叶落鸣尽,草枯虫藏,昼日碌碌,漆夜娱酒,却不晓门前花谢几时,免不了一番唏嘘感慨,再叹人生失之多矣。

  老秋岂是独悲愁可言?不然。季节总是有些脾性的,婉约、热情、萧瑟、静谧,鲜明且易见。古今之人,莫论雅俗,不分贵贱,鲜有不能借此抒情达意者。愁伴秋来,如冷月满载乡情,几成定式,这却只是秋的外装之一。

  老秋之风,寒冽又深刻,个性十足。屋外阳光遍洒大地,不输夏日,若逞强以试夏装,秋风也不生怨,只是轻轻抚拭,并无异与春风、夏风,受用者却是再也不敢放肆了。夏风柔情、温吞,十足媚意,满心受用,浑身舒坦,恰如福寿膏一口,飘飘然,不可自拔,赞之美之。秋风微卷,清醒又明事,不过作为交换,却总是骨肉受刑,身心难耐,便咒之骂之,远不如夏风来的享受。由此看,贪图皮囊之私,原本有理,只是可悲可叹。

  叶落无声,也无人留意。老秋之叶,哗哗一片,形体扭卷各异,容颜干涩,随风来去,踩之沙沙,收缩了生命,成了真正的尸体走肉。不似初秋之叶,筋骨柔韧,色彩鲜黄,暗藏一整片勃勃生机。不过一切存在的理由却不只是眼底映出的点滴。无尽的明黄一片,描摹了整个季节的容装,照顾了一季的气质。“落红不是无情物”,老秋叶当不输之。纵横之间,挥洒生命,宽广难度,比之人,亦有过之。

  初秋,能道一声天高气爽,老秋,便不可如此冒然称呼。铅云罩满苍穹,朝来寒雨晚至冷风,昼夜严肃,日月莫敢招扰。偶尔略作沉思,才发觉,被统治的不只是天地,更有心境亦困锁其中,难挣难脱,顿生悲凉意。至春回大地,柳绿花红,方随万物醒。如此被动,老秋无意的拨云见日,喜笑颜开,便也无从知晓,少有豁达。

  老秋的魅力亦如春夏冬,绚丽多姿,精彩纷呈,只恨踪迹太匆匆,不能尽数窥得,老来悔憾流涕。自问,人生在何处流尽?却不知,偷得半日赏落叶冷风,便是半日人生。其简单如斯。老秋偷得秋之一二,秋偷得岁之一二。人生亦如老秋,短暂如斯,于日月乾坤来看,只苍茫一粟,阔海一滴罢了。人,当悟之。